疫情风暴下的孩子们:“等再见面,我要抱抱你!”

  • A+
所属分类:社会
摘要

  作者:林春茵 张斌  一切,来得很突然。  9月10日8时,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枫亭镇协胜鞋厂女工杨元(化名)把女儿小星送到镇上的铺头小学,就上班去了。

作者:林春茵 张斌

一切,来得很突然。

9月10日8时,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枫亭镇协胜鞋厂女工杨元(化名)把女儿小星送到镇上的铺头小学,就上班去了。

小星12岁,很是乖巧可爱。她在铺头小学六年二班,有几个要好的同学,正商量着趁着教师节这天给老师送贺卡和祝福。快毕业了,大家都很舍不得学校和老师。

第一节课的下课铃还没响,铺头小学校长朱梅妹的手机接进了一个县里的来电,一切的祥和戛然而止。

“检查牙齿”

9月10日,仙游县枫亭镇启动全域全员第一轮核酸检测,枫亭镇首当其冲。仙游县妇幼保健院副书记陈其华率30位医护人员组成第一梯队。

疫情风暴下的孩子们:“等再见面,我要抱抱你!”

天已黑,路灯未亮。在仙游县枫亭镇建国村核酸检测点,一位女孩等待采集核酸。陈其华 摄

孩子们站满操场,乌泱泱的,沸腾吵闹。有异于常的行动,让孩子们很兴奋。陈其华却很沉重。

“他们很开心、很惊讶、很好奇。”陈其华说,我知道他们是密接,他们却完全蒙在鼓里。“那些阳性大多是10岁到12岁,幼儿园的也有,那真是很心酸。”

有的孩子会害怕,是因为怕打针疼。护士们叫他们张开嘴,“啊——姨姨给你检查牙齿。”

疫情风暴下的孩子们:“等再见面,我要抱抱你!”

9月12日晚,福建省仙游县,医务人员正在为一位小学生进行咽拭子采样。中新社记者张斌 摄

这一天,小星和妈妈杨元立刻被转运到镇上的定点隔离酒店。

母女住在一个房间——“这确实不符合防疫政策,但是有利于孩子身心健康”。仙游县一位官员对中新社记者说,此次疫情聚集于校园,如何兼顾孩子们的身心健康,“是个需要新思路的新问题。”

房间里备有一台电脑,预备着学生们隔离期上网课。小星却霸占妈妈的手机,期待能刷出班上同学的消息。但住进莆田学院附属医院的孩子们一直“失联”,她尤其想念其中一位名叫小乐的女生。

母女俩互相安慰,“没事的,住几天就好了。过几天,就回家了。”

“我要抱抱你!”

9月11日,杨元所在的鞋厂发现多位女工核酸检测阳性。

“能怪谁呢?谁也不是故意的。怪谁也没有用。”杨元对中新社记者苦笑道,“我也害怕自己会中,很害怕,偷偷哭过,晚上都睡不着。”

确诊病例每天增加。截至9月16日,这轮疫情福建本土确诊病例已增至200例,其中莆田就占据129例,且14周岁及其下的占了近半数。

“我很怕电话响,隔离得越久就越害怕接电话,电话一响我就发抖,担心是通知坏消息。”杨元说。

疫情风暴下的孩子们:“等再见面,我要抱抱你!”

确诊的四岁小病友与莆田学院附属医院的医护人员正在玩“石头剪刀布”。严俊腾 摄

小星看书、学习、画画,每天跟爸爸视频。直到9月15日,联系上了莆田学院附属医院隔离病房里的小乐。小星打破了淡定。

语音通话,两个小女孩边哭边笑,互相打气。

接受中新社记者电话采访时,小星的童声像翠竹一样清脆好听。当回顾到这一通“劫后相逢”的电话时,她的语速突然变快变尖。小星说,我哭了,因为“我很想她”。

等到再见时,送小乐什么珍贵礼物?小星飞快地回答:“我要抱抱你!”

疫情风暴下的孩子们:“等再见面,我要抱抱你!”

小星手绘的防疫工作人员。供图

疫情风暴下的孩子们:“等再见面,我要抱抱你!”

小星用手绘的方式,感恩防疫工作人员的付出。供图

一个男孩,两个女孩

9月16日,仙游县启动第三轮全员全域核酸检测。莆田学院附属小学早就被征用为核酸检测点。操场上,课桌搬出教室摆成隔离带,采集核酸的人群得以有序排队。

坐在操场升旗台上,来做核酸检测的东方双语小学四年级学生王小益和记者分享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又重新一个人上网课,他有些想念给他起绰号“益生菌”的同学们。

疫情风暴下的孩子们:“等再见面,我要抱抱你!”

往常热闹的校园如今空荡荡的。中新社记者林春茵 摄

当记者询问王小益有没有逛过这个校园,他有些犹豫。

熟悉的校园确实变得有些陌生了,穿防护服的“大白”驻扎了进来,排路队的牌子上贴上了核酸预约的二维码。贴着“四季平安”春联的保安室里,白发苍苍的老人在张嘴采集核酸。教学楼后方或许有个花园,但排队的人群拦住了去路。

看着前方的采集点,王小益说:“我很想到校园后面去看看,但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声音说,不可以。”

疫情出现后,仙游中小学校幼儿园都停课了,学生们离开学校,回家隔离。仙游县枫亭镇建国村村口,已经设置了防指部,禁止人员出入。

疫情风暴下的孩子们:“等再见面,我要抱抱你!”

9月13日,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家长带着小孩等候进行咽拭子采样。中新社记者张斌 摄

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要进村,被仙游县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护士长许丽娟拦下了。初中生,背着大书包。说是学校放假了,叫学生都回家,交通管制,她找不到车,父母隔离也没法去接他,女孩是从学校走回家的。

“不管高不高风险,这里是我的家,我要回家。”女孩说。

“从县城走到村里,是很远的,小女孩只能一路走回来,已经非常疲倦。”许丽娟说,“我身为母亲,看到这样的,是很心痛的。”

这一幕,让许丽娟想起13岁的女儿,难免感同身受。女儿乖巧可爱,爱哭,“经常为了考试比同桌少一分而生三天气”,是她的贴心小棉袄。学校、医院、家,是许丽娟这十几年来固定不变的生活轨迹。照料女儿,是她“另一份乐在其中的事业”。

9月10日早上,如常送了女儿去学校,许丽娟紧急受命赶赴枫亭。没来得及和女儿告别叮嘱,让她始终很煎熬。两天一夜,她只睡了两个小时,疲惫之极时,“铺头小学那些稚嫩的脸蛋,偶尔让我想起女儿”。

独自守家的小女孩,打了一夜妈妈的电话。终于打通时,已经是第二天十一点。

许丽娟的女儿又哭了,“妈妈,我只是要告诉你,老师布置的网络作业真的很难,但我完成了。”

“妈妈,你要回来,你要勇敢。”

“我会回来,你也要勇敢。”

【编辑:郭梦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