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巴塔想搭阿塔便车?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 A+
所属分类:国内
摘要

  原标题:【解局】巴塔想搭阿塔便车?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如何理解巴塔表态与阿塔领导人关系“如兄弟般”?专家:想“搭便车”

原标题:【解局】巴塔想搭阿塔便车?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如何理解巴塔表态与阿塔领导人关系“如兄弟般”?专家:想“搭便车”

巴基斯坦塔利班领导人穆夫提·努尔·瓦利·马哈苏德16日接受日本《每日新闻》的专访时形容巴塔和阿塔领导人的关系是“亲切的、如兄弟般的”,但否认巴塔和阿塔目前有合作关系,称巴塔现在的活动仅限于巴基斯坦境内。与此同时,马哈苏德在采访中也谈及中国和中巴经济走廊,他声称“巴塔对中国没有敌意”,但他“警告”中国政府和民众“不要受巴基斯坦政府阴谋和欺骗的影响,不要挑起对巴塔的战争”。

巴塔领导人这一表态折射出巴塔和阿塔之间怎样的复杂关系?这对当下地区局势而言意味着什么?在此背景下,中国又该如何保护中巴经济走廊等在该地区的项目?多名南亚事务专家17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巴塔领导人此番表态意在“搭便车”,以阿塔的胜利证明其自身的所谓“合法性”。由于巴塔与阿塔错综复杂的历史纠葛和现实联系,不能排除巴塔在阿塔夺权的“示范效应”鼓舞下,增加对巴基斯坦政府的袭击,进而造成对中国在巴项目与人员的伤害。中国应提前做好预案,增强安保能力建设与人员培训。

如何理解巴塔表态与阿塔领导人关系“如兄弟般”?专家:想“搭便车”

“巴塔领导人马哈苏德对塔利班在二十年后重新执掌阿富汗政权表示欢迎,他称‘我们希望我们(巴塔和阿塔)两个之间有一种牢固的关系。”日本《每日新闻》16日报道称,这显示出马哈苏德加强与阿塔合作的期望。该报道分析认为,巴基斯坦正在加强对巴塔的防范,随着阿塔在阿富汗重新掌权,巴塔的势头也正越来越大。巴塔和阿塔有共同的意识形态,即建立伊斯兰教法统治。

【解局】巴塔想搭阿塔便车?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8月17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后中)出席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举行的首次记者会。新华社发

据报道,马哈苏德在采访中同时提及,他和阿塔领导人的关系是“亲切的、如同兄弟一般的”。不过,他否认了二者之间的合作,称巴塔“没有任何机会参与(他们的活动)”,巴塔的活动仅限于巴基斯坦境内。

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巴塔领导人的此番表态折射出一个现实:当阿塔为了“避嫌”,千方百计试图和被国际公认为恐怖组织的巴塔撇清关系时,巴塔却正相反,特别想和阿塔扯上关系。

他解释说,这一是因为巴塔本身就认为自己和阿塔关系密切,二则是因为巴塔希望对外界营造一种感觉,“如果你们可以接受阿塔,为什么不能接受它的兄弟,也就是巴塔呢?”巴塔试图以此避免更多来自国际社会的打击,也就是所谓的“改善生存环境”。

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则认为,巴塔这一表态有“搭便车”的意图。阿塔的胜利在巴塔眼中,既是伊斯兰主义的胜利,也是普什图人的胜利——而极端伊斯兰思想和普什图人传统,恰恰是巴塔意识形态中的核心价值,因此,阿塔的胜利很容易让巴塔感到鼓舞,想“搭便车”,壮大自己的声势,而这也恰恰是巴基斯坦政府此前所担忧的。

曾多次与巴塔进行“切割”,专家:阿塔不太会公开与巴塔发展正式关系

一般认为,尽管阿塔和巴塔在起源和发展上有密切关联,但由于政治诉求和斗争手段不同,二者被视为两个不同的组织。巴塔是国际公认的恐怖组织,而阿塔则更多被认定为一个有极端主义倾向的激进组织。不过,阿塔和巴塔的关系其实还要更加错综复杂。

【解局】巴塔想搭阿塔便车?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塔利班在阿富汗喀布尔街头执勤。新华社发

朱永彪介绍说,在历史上,英国殖民者曾从阿富汗划出过一大块领土并入巴基斯坦,这导致巴境内存在大量普什图人。因此,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塔利班在阿富汗成立初期,就有不少巴基斯坦境内的普什图人加入,甚至成为塔利班的创始成员。

不过,随着时局的发展,两者的目标和路线出现了分歧,一部分巴基斯坦普什图人逐渐脱离了阿塔,返回巴基斯坦,自己成立了巴塔。因此,阿塔和巴塔族群组成类似,都以普什图人为主,二者的目标也都是建立普什图人的伊斯兰教法统治。

他介绍说,不过,巴塔后来吸收了很多其他反巴基斯坦政府的派别武装,包括其他民族和国际恐怖势力。因此,今天的巴塔虽然和阿塔在意识形态上有相似之处,但实际诉求已大不相同——阿塔寻求在阿富汗建立伊斯兰酋长国,而巴塔则追求在巴基斯坦北部以普什图人为主的少数民族聚居区建立一个独立国家。因此,阿塔不反对巴基斯坦政府,且和巴政府关系密切,而巴塔则持反巴政府的立场。

如今的阿塔和巴塔是一种怎样的关系?他们之间是否还有联系?在2009年正式否认与巴塔有关联后,阿塔多次发表声明公开谴责巴塔对平民目标的袭击,与巴塔进行“切割”。然而,一些观察人士指出,阿塔组织内部仍有许多同情巴塔的成员。

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上半年,巴塔至少发动了32起袭击,越来越活跃的袭击一方面被认为说明了巴塔力量的恢复,另一方面也说明了阿富汗局势对巴塔方面的“鼓舞”作用。一些观察人士认为,由于阿塔的扁平化组织架构,巴塔可以在同为普什图族的阿塔组织中争取同情者。2020年4月,巴塔发布了马哈苏德和“哈卡尼网络”的负责人之一桑吉恩•扎德兰会面的历史视频片段,试图展现其与阿塔相关组织的紧密联系,并利用普什图族这一身份增加自身的“合法性”。

阿塔对巴塔的态度对其未来的发展道路存在着很大的影响。

【解局】巴塔想搭阿塔便车?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塔利班在阿富汗喀布尔街头乘车巡逻。新华社发

朱永彪分析认为,今天的阿塔与巴塔仍有一定联系,但不多,也不深入,主要体现在人员的复杂交叉上。他对《环球时报》记者介绍称,在此次阿塔攻打政府军重新夺取阿富汗政权的过程中,实际上也得到了包括巴塔在内的一些组织成员的帮助。

但是,鉴于巴塔组织的松散性,这些人到底是个人身份还是以所属组织身份参与到阿塔夺权的过程中,还很难说。

但有一点比较明确,即阿塔不太会公开与巴塔发展正式关系,也不希望被卷入巴基斯坦政府与巴塔的关系之中。

上述复杂的关系也让未来由塔利班执政的阿富汗与巴基斯坦的关系更为微妙。普遍认为,巴基斯坦此前一直对阿塔有着深厚的影响力,但随着阿塔掌权,未来巴阿关系将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这也将直接影响到南亚的地缘政治。

张家栋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阿塔在巴阿边境时被认为曾多次受到巴塔的庇护,从巴塔领导人的角度来说,他们认为过去是“巴塔支持阿塔”,而现在已到了“阿塔支持巴塔”的时候,这将会对南亚局势造成影响,“美国撤军之后,许多此前被掩盖的问题,现在都开暴露。”

而朱永彪则认为,阿塔上台对巴基斯坦总体利好。不过,巴政府仍然有两个主要担心:一是阿塔的示范效应会对巴塔形成强烈刺激,导致巴塔反政府的信心和行动更坚定;二是随着阿塔夺取政权,是否会产生强烈的普什图民族主义,因历史纠葛对巴基斯坦提出领土诉求,或阿塔中出现更多希望远离巴基斯坦影响的力量。

中国需和巴基斯坦政府进一步加强完善安保措施

考虑到中国与巴基斯坦的紧密关系,上述局势的变动也难免会影响到中国在巴基斯坦境内的项目与利益。在过去几年,中巴经济走廊中的多个项目和人员成为恐怖袭击的目标,其中很多被认为由巴塔实施。

据《每日新闻》报道,马哈苏德在采访中谈及和中国的关系时声称,巴塔和中国之间没有敌意,但他“警告”中国政府和民众“不要受巴基斯坦政府的阴谋和欺骗影响,不要发起对巴塔的战争。”

【解局】巴塔想搭阿塔便车?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喀布尔街头的阿富汗塔利班成员。新华社发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钱峰认为,上述言论是巴塔混淆是非的伎俩,改变不了其恐怖组织的性质,也改变不了过去巴塔针对中国在巴项目制造的恐怖事件。无论中国、巴基斯坦还是国际社会,都不会改变对巴塔的铲除态度。

张家栋分析认为,巴塔的这一表态也旨在给巴政府更大压力,“直接打巴基斯坦人,巴政府不会让步,但是打中国人,巴政府就会面临更大的外交压力。”这名专注南亚地区反恐事务的专家认为,巴塔始终宣扬的论调是,“他们敌人是巴政府,而中国和他们的敌人在一起,所以也受到了连带性伤害”,他们试图以此挑拨中巴关系,这是一种典型的恐怖主义的话术特征。

他认为,未来,不排除巴塔在阿塔成功的刺激下会发起更多针对巴政府的袭击,也不排除中巴经济走廊项目可能受到袭击的可能性,对此,中国急需强化在巴项目的安保能力。

“中国需要和巴基斯坦政府一道进一步加强完善安保措施,也要加强人员培训,万不可放松警惕”,朱永彪认为,此外,中国也应做好舆论对冲工作,驳斥西方舆论近年来对中巴经济走廊的抹黑、债务陷阱论、对涉疆事务的妖魔化等——这些论调都曾对巴基斯坦内部的反政府势力产生过不小影响——也应让巴基斯坦民众更加意识到,中巴经济走廊是保障巴基斯坦民生、帮助其经济发展的项目,而非像巴塔抹黑宣传的那样“仅为巴基斯坦政府服务”。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白云怡刘欣张卉

 

微博博主观点

聚焦阿富汗局势

责任编辑:刘德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